最近这几天甚是炎热,闷热,让人喘不过气来,仿佛空气中也充满了浮躁。
为了寻求午后片刻的宁静,加上很多博主推荐的书单推荐,我决定看余华的《活着》。

《活着(新版)》讲述了农村人福贵悲惨的人生遭遇。福贵本是个阔少爷,可他嗜赌如命,终于赌光了家业,一贫如洗。他的父亲被他活活气死,母亲则在穷困中患了重病,福贵前去求药,却在途中被国民党抓去当壮丁。经过几番波折回到家里,才知道母亲早已去世,妻子家珍含辛茹苦地养大两个儿女。此后更加悲惨的命运一次又一次降临到福贵身上,他的妻子、儿女和孙子相继死去,最后只剩福贵和一头老牛相依为命,但老人依旧活着,仿佛比往日更加洒脱与坚强。

我花了大概4个小时读完这本小说,后劲很大,最先在我心里浮现出来的凄凉,然后是压抑,无奈和苦涩,最后回想起来却又有一种莫名的温暖。

福贵的父亲被他气死,母亲也得了重病,这都是源于他自己的好赌成性,浪荡不羁。于是他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,但是命运确一直跟他开玩笑,在给母亲求药的路上被抓壮丁,一去两年,在战场上死人堆里捡回来一条命,历经波折的福贵终于回到了家,母亲早已去世,女儿凤霞高烧生病变成了聋哑人,遭逢家破人亡的福贵,此时只能是龙二的佃农,为龙二种地。

动荡的年代,哪会那么容易重新开始,土地改革,人民公社,文化大革命,小人物的命运总是与此息息相关,在那个年代能活下去就是最大的勇气。

龙二,这个人虽然设计让福贵输完家产,但是后来也没有为难福贵,让他成为自己佃农,为自己种地,也算是给了条活路,最后在“命运”的安排下,龙代替福贵去死。

“福贵,我是替你去死啊。”

有庆,他的死是最突然的,也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,有庆从出生就没有享过一天福,福贵对他也比较严厉,就连福贵卖了他的羊,他也从来没有对生活失去信心。

我看着那条弯曲着通向城里的小路,听不到我儿子赤脚跑来的声音,月光照在路上,像是撒满了盐。

凤霞,她是个踏实的人,小时候,家里条件很好,家道中落,生活水平也急剧下降,凤霞却没有一蹶不振,她每天都笑嘻嘻地跟着父亲去田间捡稻穗,帮妈妈照顾弟弟有庆,虽然聋哑,生命中除了父母亲弟,也能遇上真心疼爱她的二喜,即便在她身死之后,也依旧放她在心中念念不忘,依旧将福贵视为亲父互相扶持。而那机灵的外孙苦根,虽是伶牙俐齿,却也像他的母亲一样,小小年纪便懂得心疼福贵,为福贵分忧。

那一路走得真是叫我心里难受,我不让自己去看凤霞,一直往前走,走着走着天黑了,风飕飕地吹在我脸上,又灌到脖子里去。凤霞双手捏住我的袖管,一点声音也没有。天黑后,路上的石子绊着凤霞,走上一段凤霞的身体就摇一下,我蹲下去把她两只脚揉一揉,凤霞两只小手搁在我脖子上,她的手很冷,一动不动。后面的路是我背着凤霞走去,到了城里,看看离那户人家近了,我就在路灯下把凤霞放下来,把她看了又看,凤霞是个好孩子,到了那时候也没哭,只是睁大眼睛看我,我伸手去摸她的脸,她也伸过手来摸我的脸。她的手在我脸上一摸,我再也不愿意送她回到那户人家去了,背起凤霞就往回走。凤霞的小胳膊勾住我的脖子,走了一段她突然紧紧抱住了我,她知道我是带她回家了。

家珍,我觉得书中最温情的就是家珍,家珍本身就是大户人家的女儿,嫁给福贵是门当户对,当福贵输光家产之后,这个时候她完全可以离开福贵,而不用受别人口诛笔伐。当福贵被抓壮丁上战场(家珍当时并不知道)两年未归的时候,纵然心中有疑惑、不信任,却也依旧坚守着他们的家。福贵一生最大的福分,就是娶了家珍吧。

“爹,一张桌子有四个角,削掉一个角还剩几个角?”

也不知道凤霞是从哪里听来的,当我说还剩三个角时,凤霞高兴得咯咯乱笑,她说:
“错啦,还剩五个角。”

听了凤霞的话,我想笑却笑不出来,想到原先家里四个人,家珍一走就等于是削掉了一个角,况且家珍肚里还怀着孩子,我就对凤霞说:

“等你娘回来了,就会有五个角了。”

春生,我觉得书中他是和福贵相反的,春生曾经在战场上和福贵同生共死过,是感情很好的兄弟。可后来,有庆在给春生老婆献血的时候,被抽空了血去世了。所以家珍一直记恨春生,从来不让春生就进门。后来被文革摧残,也是遭遇苦难,但是他已经失去活下去的信心。有一天晚上,春生来找福贵,他在门外对福贵说,昨天他老婆自杀了,他现在也不想活了。福贵连忙告诉春生,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要想不开,要熬着,要忍着,要活着。可惜,春生没有扛住压力,在一个深夜上吊自杀了。

福贵,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大福大贵,但是实际他的遭遇确实与之相反,输光家产,亲人朋友一个个离他而去,但是他又是幸福的,起码,他一生遇到的人都不是对他太坏,甚至可以说大部分都是对他贴心的好。
余华说福贵应该有比别人更多的死去的理由,但他却好好的活着,送走了家里一个又一个亲人,一次次的经历死别,到最后只有他还勇敢的活着。或者正如作者余华自己说的那样:

活着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,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

部分内容节选自网络